100元南京麻将|好运南京麻将20元群
感情文學網 > 望族風流 > 第496章 郡主競價

第496章 郡主競價

        趙元軒很開心,因為她覺得找到了一個清倌人,在她心目中這樣的女孩子至少是干凈的,不像那些庸脂俗粉一樣身上充滿著市儈之氣,但她卻不知自己是被人所利用,那女人從開始就只是在利用趙元軒的無知。

        酒菜雖然上齊,但這一桌客人,卻并不飲酒,連菜都很少動,因為幾人都因為趙元軒的存在而顯得尷尬,誰都放不開手腳。

        只有趙元軒那邊饒有興致,紀寧覺得這小丫頭被人利用了還不自知,這堂社會實踐課也是很有必要的。

        唐解等人也是顯得很尷尬,如果不是紀寧一直在跟趙元軒有一句沒一句說著,他們甚至覺得應該馬上離開,免得繼續跟懷珠郡主有什么糾葛,畢竟這是崇王的掌上明珠,惹不起。

        “幾位公子,宋小姐和曹三夫人即將出來了,您幾位出去看看?”之前的姨娘又開門進來了,言語中也是把紀寧等人當成是大主顧,想讓紀寧等人照顧生意,就算最后沒把宋小姐和曹三夫人買下來,最好也能抬抬價,讓最后的成交價更高一些。

        紀寧道:“幾位,出去看看?”

        唐解有些遲疑道:“永寧,我們也沒帶多少銀子過來,有必要?”

        “還是去看看吧!”韓玉在旁邊主張道,“畢竟永寧有這方面的意圖,說不定他要買誰回去呢?再者說來,這酒宴也是沒有太多樂趣在內!”

        幾人飲酒本來還是很開心的,但因趙元軒的存在,在場沒一個人能放開手腳,酒宴的氣氛變得凝滯。

        趙元軒似乎也想知道那宋小姐和曹方氏的事情,點頭道:“正好本公子也想出去看看,請吧!”

        說完,趙元軒反倒先行一步,其實她自己也在烏煙瘴氣的地方呆得煩了,想出去到人多的地方,回頭可以借口離開。

        眾人從房間里出來,外面不像天香樓那樣為客人準備席位,甚至連桌椅板凳都沒有,出來的只是來觀禮,或者是出錢贖人的,只是幾輪競價而已,也沒有什么才藝表演,人出來最多是走個過場,直接就會進入到競價行列。

        “人一共就四位!”下面另有一名四十多歲的姨娘在主持,“但只分做兩批,宋家的人,還有曹家的人,之后會讓她們出來走走,至于想更深了解的,只有到房里自己去驗了!”

        有人問道:“什么意思?”

        下面那四十多歲的姨娘根本就不想解釋,好像這里的規矩都是一定的,不知道的人會被當成是棒槌,沒人會給他解釋。

        趙元軒站在二樓的欄桿前面,不解地望著紀寧,問道:“到底是何意?”

        “這還不明顯嗎?雖然今日出來的女人有四人,但會被分為兩批,一邊是宋家的小姐,另一邊是曹家的人,曹家那邊應該有一位曹三夫人,還有曹尚書家里的另外兩名女性親眷,至于是誰,只有出來后才知道!”紀寧道。

        趙元軒皺眉道:“為什么要把曹家的人放在一起賣?”

        “因為只有在一起,才更有價值!”紀寧道,“落罪的官眷,如果姿色不佳的,根本不會被送到風月之所,而是會被配為奴,成為官府的奴婢,或者是為北方當兵的為奴。只有姿色尚可的,而且有身份背景的,才會被送到像水月軒這樣的地方來。至于這曹尚書家里的女眷,很顯然只有這位曹三夫人才具有吸引人的姿色,而曹尚書的那些政敵,除了想得到這位曹三夫人之外,對于曹家的另外女眷,自然也是想染指的,所圖的就不是什么美色,而僅僅是一種復仇的心理。把曹家的女眷放在跟曹三夫人一起擺出來讓人贖買,是否能賣出高價呢?”

        趙元軒蹙眉道:“朝廷的人,是否這么變態?”

        紀寧打量了趙元軒一眼,他想說,朝廷讓人不可理喻的事情還多了去呢,你一個小丫頭能知道多少?

        一輩子就當個金絲雀,甚至連你父親要殺文仁公主這么大的事情都敢泄露出去,你可知道自己身處在怎樣的危險中?崇王很可能會成為下一個落罪的人,就看皇帝對崇王的隱忍程度有多高,你現在可能還是懷珠郡主,但將來崇王謀反事之后,一切可就不一定了。

        下面四十多歲的姨娘,一抬手道:“請宋小姐!”

        話音才剛落,就見有兩名婢女進去,她們進去不是“請”人出來,而是把一個捆住手的人給“拽”了出來,就好像牽著一個犯人一樣,這位宋小姐的嘴里甚至還堵著布,很顯然這位宋小姐不太聽話,到了水月軒還是會鬧事,否則也不需要用這種手段來對待。

        “諸位,性子野了一些,多包涵,但罪籍是定了的,諸位買回去之后,生死不涉,諸位請出銀子!”那姨娘也很職業,把一些不太好的事情也提前說明了。

        買個“性子野”的女人回去,不定什么時候就自殺死了,就算有模樣有身段,甚至還好生養,買回去也么多大的作用。

        唐解不屑道:“還說什么姿色好,有出身,原來是個尋思你活的主,這樣的女人,能賣個幾百兩也就不錯了。誰買回去,指不定前腳剛進家門,后腳就一頭扎井里去了!”

        對于秦樓楚館買女人的事情,唐解也是門清,他畢竟才剛買了個宋琴兒回去當小妾。

        果然,宋將軍的政敵不少,甚至宋小姐要出售的消息也老早就傳出去了,但下面仍舊沒什么人競價。

        幾輪競價下來,也不過才三百兩銀子,甚至還不如唐解之前買的宋琴兒貴。

        好歹一個宋琴兒還花了唐解六百兩銀子。

        最后價格停留在八百兩,很久沒人再喊價,此時突然紀寧旁邊響起一個聲音:“一千兩!”

        隨著這聲聲音起,在場有不少出來有意競拍的人都看過來,當見到是個文質彬彬的小公子喊的價,他們還在覺得奇怪,他們紛紛在想這是跟宋家什么關系的人,居然會出來搗亂。

        出價的不是別人,正是趙元軒,她似乎認識宋家小姐,執意要把人買下來。

  http://www.lvfte.tw/book/150/207291.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lvfte.tw 感情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ganqing5.com
100元南京麻将 计划提醒app 7丶位数走势图 河南11选5技巧 四川时时视频直播 四川快乐十二中奖助手 2018世界杯比分图 捕鱼大亨辅助免费 香港六合彩白小姐免费透码 金沙重庆老时时 老人奇透码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