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元南京麻将|好运南京麻将20元群
感情文學網 > 武神天下 > VIP卷:扶搖萬里_第二千三百三十八章:參悟空間! 【大章】

VIP卷:扶搖萬里_第二千三百三十八章:參悟空間! 【大章】


  第二千三百三十八章:參悟空間!【大章】。

  “看樣子,俞明這些年進步巨大。”

  人皇身邊,黃袍老者目光也為之震撼,目視向了身側的俞伯樂問道。

  “我俞家先祖有所留,被俞明所得!”

  俞伯樂面容笑意燦爛,這一切他早就心中有數。

  “轟!”

  一切說來話長,但那等至尊對撞卻是轉瞬而至,一個個至尊齊齊對撞,滔天氣息將周圍空間盡數崩碎,下方無數目光顫劇,讓人脈魂忍不住顫劇。

  脈魂奔騰,咆哮驚雷,神環當空,璀璨如日,風雷鏗鏘!

  “隆隆……”

  這等浩蕩之力噴發,讓人欲要匍匐,神魂也要震碎。

  柳璃漠曼妙的身姿周圍,一股耀眼的光芒猶如神跡般彌漫,將身姿照耀的宛如謫仙,帶著一種不染塵煙的威壓,無數實質化般的劍芒呼嘯而出。

  孫琴雙眸湛然,身上的氣息讓虛空在顫抖,光芒璀璨,如是圣女降臨!

  姜雅婷倩影上也覆蓋上了一套光芒宛如神焰燃燒的實質化鎧甲,釋放出璀璨的光芒,氣息古老蒼茫。

  “戰!”

  姚天武大喝,身上符文光芒暴漲,全力出手,脈魂咆哮,至尊涅槃之力輔助,洶涌的氣息宛若千軍萬馬在奔騰,虛空不斷崩碎!

  這一個個至尊齊齊席卷俞明,讓得虛空沸騰,符文淹沒一切,可怕的能量幾乎是排山倒海,讓圣殿之前席位上的各方強者也要暗自顫抖。

  "太強了,是在是太強了!"

  廣場上,所有人震愕,此時這一個個年輕至尊爆發出來的實力,任何一個都是那般的可怕。

  "就只是如此么,戰!"

  俞明力戰,各種手印凝結,各種手段催動,如是帶起了了一方世界,周身天元神鎧光芒猶如圣環,九輪神環燦爛如曜日。

  “砰砰砰!”

  一**浩蕩之力不停的激烈碰撞,聲響在虛空鏗錚震耳,讓人靈魂顫栗!

  "來吧,鎮壓爾等!"

  俞明渾身流光旋轉,天元神鎧宛如神靈。

  "我離圣境真正只有半步之遙,我亦大至尊,誰與爭鋒!"

  俞明不斷爆發大喝,鏗鏘震耳,眼中神魂絢麗,如是雷霆,天元神鎧光芒浪濤澎湃,襯托的他更加神武不凡。

  "全力而為,!"

  第一英杰大喝,已經全力爆發,讓虛空轟鳴,可怕氣息席卷,震動這一片虛空,全力攻擊俞明!

  "隆!"

  柳璃漠皓腕而動,周身萬千劍芒匯聚化作一柄長劍虛影,氣勢強大的懾人,能夠戰碎一切。

  “戰!”

  姬千星繚繞神芒,滿頭發絲飛舞,掌印爆發出一道道雷霆般的光芒,直接對撞俞明。

  “………………”

  一道道攻擊在持續轟然對撞,聲音震耳,有著耀眼符文如浪濤般沖向四方。

  "轟隆隆!"

  能量激烈碰撞,破碎的符箓秘紋萬縷,激起氣浪停滔天,讓得圣殿之前虛空一片燦爛,隨后破碎的符文如海浪般密布交織。

  終于,有脈魂虛影破碎,隨后一道身影出現,是姚天武。

  "噗嗤!"

  姚天武一口鮮血噴出,身軀頓時就從半空墜落了下去。

  "說了,你們還不夠!"

  俞明聲音響徹高空,一股可怕的光芒波動騰起數百丈高,能量如浪濤般翻涌,九輪神環波動,將大片空間封鎖凝固,將第一英杰,柳璃漠等都籠罩其中。

  "俞明居然強悍如斯!"

  席位上各大勢力和各大家族內,所有人目光為之震愕,俞明的強悍,超出了他們的想象!

  "破!"

  柳璃漠嬌喝,同樣是九輪神環當空,比起俞明的九輪神環更為耀眼璀璨,匯聚成神秘偉力如是巨浪般狂潮,欲要突破俞明的封鎖。

  但柳璃漠的九輪神環明顯更為耀眼,此刻卻是受到壓制,一時間難以突破。

  “全力而為!”

  第一英杰,姚天武等目光凝重,莫不是全力而為。

  俞明的確也禁不住此時眾人聯手之威,禁錮的空間頓時就摧枯拉朽般直接炸碎。

  "轟!"

  而就在此刻,高空一顫,俞明天元神鎧籠罩的神武身影,已經是直接出現在了姚天武的身前,四周涌出璀璨電弧,一拳爆轟而至。

  “噗嗤……”

  姚天武吐血,身上光芒暗淡,脈魂和六輪神環消淡,身軀墜落。

  “俞明哥無敵!”

  圣殿之前席位上,俞家強者身后的不少俞家青年男女目光顫動,體內血液沸騰,振臂歡呼。

  俞伯樂目露笑意,俞家強者開懷大笑。

  “鎮壓!”

  俞明繼續出手,有著碾壓一切的氣勢。

  “噗嗤……”

  姜雅婷,風無澈,姬千星,任遠接連被創,吐血倒退。

  “砰!”

  孫琴一道手印帶著浩蕩之力趁機落在了俞明身上,讓其天元神鎧之上光芒萬丈,符箓秘紋如是活了一般,像是波濤般奔涌,不再平靜。

  “蹬蹬!”

  俞明身影向后踉蹌震退數步,但身上的天元神鎧隨即恢復正常,目露冷笑,手印在同時間凝結,一道獸影凝聚沖天而上,最后又破碎消失,四分五裂,如是閃電,詭異的在孫琴身邊交織。

  “嗷!”

  但隨即,那獸影就在孫琴身前詭異無比的再度凝聚,爆發出驚雷般的咆哮聲,讓那個虛空顫抖,狠狠的撞擊在了孫琴身上。

  孫琴眸子涌出驚色,但已經來不及了,被直接撞擊,嬌軀震飛,吐血墜落,脈魂也在破碎,遭受重創!

  “俞明哥,誰與爭鋒!"

  在場的俞家子弟望這一幕,歡呼吶喊聲不絕于耳,激動的目光顫劇!

  此刻滿場只是剩下了第一英杰和柳璃漠。

  柳璃漠眸子璀璨,望著俞明,冰冷妖嬈的臉頰上,雙眸內波動著一種攝人心魄的力量,也很凝重。

  “吼!”

  第一英杰身前金色脈魂金虎咆哮,未曾停滯,對著俞明身前的那獸影撲殺而去,與之同時,身影如電,再度出手,掌印拍出!

  “第一英杰,你也還不夠,鎮壓!”

  俞明不退反進,身影橫跨空間,面色陰沉冷笑,一道掌印直接凝聚拍出,猶如有著異獸撲騰,可怕氣浪澎湃,帶著可怕的氣勢席卷,對著第一英杰籠拍去。

  兩掌對撞,符箓秘紋綻放波動,兩人在閃電間接連對撞數次,讓空間顫劇,驚雷般的能量悶響聲,頓時在這片圣殿之前的虛空上響徹而起……

  “下去吧!”

  俞明一聲斷喝,天元神鎧之上,有浩蕩之力席卷,硬抗第一英杰,趁機一道拳印,如是隕石般垂落,頭頂虛空,九輪神環浩蕩!

  "轟隆隆!"

  大片耀眼的符文破碎激蕩,恐怖的能量漣漪,宛如驚濤駭浪一般驟然席卷而開,沖擊的四周下來搖搖晃晃,接連崩碎!

  "嗤啦…………"

  第一英杰身軀震退,嘴中至尊血吐出,終究是無法阻擋。

  “鎮壓!”

  俞明未曾停滯,以九輪神環至尊之力鎮壓虛空,身影如電,繼續爆轟第一英杰。

  “噗嗤……”

  第一英杰倉惶之下有所防御,他絕非弱者,是人族年輕一輩頂尖至尊前列之一,但無法再阻擋俞明,接連吐血,脈魂受到影響,也被壓制。

  “噗嗤!”

  第一英杰再度被重創,吐血墜落了下來,脈魂暗淡破碎,重重的砸下了廣場。

  此刻圣殿之前虛空之上,只是剩下了俞明和柳璃漠兩道身影,皆是光芒耀眼璀璨,一個宛如神靈,一個如是謫仙。

  第一英杰,姚天武,風無澈,任遠,姜雅婷,孫琴等站在圣殿之前的廣場,都面色慘白,嘴角帶著血跡,神色有些失望和不甘,也帶著震撼,俞明居然強橫到了那等地步,超越了他們一大截!

  “只剩下兩人了,看樣子,結果已經成為看了定局?”

  席位上,各大家族和各大勢力的強者神色復雜,誰也無法再阻擋俞家,他們家族中最頂尖的年輕至尊都已經落敗,無緣再爭。

  “還有那鵬皇,他還未曾出手!”

  有人這樣說道,此刻所有人都已經無緣再爭,但那鵬皇卻是還未曾出手,一直只是站在廣場上。

  “不是誰都能夠有資格的,他怕是連人皇印也沒資格靠近吧!”

  “那家伙不知道怎么再天榜上留名的,但此刻肯定是不敢上去丟人吧!”

  “據說那鵬皇曾擊殺過黑騎兵團的主域境強者,應該是也有著實力的!”

  “那有如何,還能夠和任遠,姚天武,第一英杰等相比么,這么多至尊聯手也不敵俞明!”

  “…………”

  有人低聲議論,所有人都敗了,只剩下了柳璃漠,俞明,還有那神秘的鵬皇。

  俞明當空,此刻光芒籠罩中,面色也帶著些許蒼白之色,擊敗第一英杰等人,也難以做到輕而易舉。

  目光環繞四周,聽著四周不少振臂吶喊聲,俞明目帶笑意,隨后,俯視下方廣場,目視在了杜少甫的身上,聲音如是雷鳴,道:“小子,你難道就連上來的勇氣也沒有么?”

  聲音傳遍方圓天地,足以讓在場所有人清晰入耳。

  俞明有意而為,他要讓柳璃漠知道,那來歷不明的小子,根本無法和他相比,那小子就連和他站在一起的資格也沒有!

  聽著俞明的話,滿場的目光齊‘唰唰’的落在了杜少甫的身上,已經被俞明點名,那鵬皇會有動作么,這要是換成第一英杰,任遠,姬千星,風無澈等,怕是明知不敵,也絕對會為之一戰吧!

  杜少甫一直在看著這些至尊涅槃者的交手,在趁機觀悟,這里面人族的各種手段古老浩瀚,外面很多武技和功法,其實都有著這里面人族手段和功法的痕跡,應該原本都是由這些手段和功法所演繹而來,歷經無數年,形成了很多的手段和分支。

  杜少甫在沉思,包括剛剛第一英杰,姚天武等身懷的手段和功法,怕也和祖先有著差別,歲月更迭,一輩接著一輩的傳承,會有著不少的影響,有的功法和手段可能更強,但也有的,可能已經失去了原本該有的威力。

  但萬變不離其宗,若是能夠參悟到了極致,或許能夠返璞歸真,到達巔峰地步,演繹出實質!

  “萬變不離其宗。”

  杜少甫若有所悟,想起了最近一直苦苦參悟,卻是始終無法徹底參悟出來的斷空三劍,有靈犀突然一閃而過,眸子發呆,陷入了某一種沉思中。

  此刻,杜少甫在沉思著斷空三劍,斷空三劍,能夠影空間,修煉到極致,甚至能夠斬斷空間,按照修煉之法來看,說是最后一劍,能夠做到一劍斬十方的地步,徹底斬斷空間。

  “斷空,能夠做到真正的在斬斷空間么。”杜少甫沉思,哪怕是圣境修為者所能夠做到的洞穿空間,和橫渡空間,其實也不是真正的掌控空間,從圣境修為者所構筑出來的空間蟲洞中就能夠看出來,雖然看似安全,但也存在危險,一旦空間崩塌,足以摧毀一切,有時候圣境修為者空間內穿梭,也并非絕對安全,一旦遇上空間亂流,足以把自己折損進去。

  但杜少甫想到了荒古空間,荒古空間和時間有關,但卻是實實在在的影響了時間。

  在荒古空間內,時間緩慢,時間的流逝只是外界的十分之一。

  既然時間都能夠影響,那空間也定然能夠影響,甚至徹底斬斷。

  因為時間和空間,本就是一種相對的物質存在形式,兩者密不可分,只是存在的形式并不一樣。

  杜少甫在沉思,空間和時間是相對的一種物質客觀,只是存在形式,但兩者密不可分,如果將空間當做一個巨大的空間,這個空間為‘一’,‘一’分裂開來后,就會有不同的存在形式,運動狀態等差異。

  “到底什么是空間。”

  杜少甫在參悟,沉思,想要參悟出那斷空三劍,那首先就要明白什么是空間。

  圣境修為者,已經能夠掌控一些空間之力,但可真正的參悟透徹空間,卻完全是兩回事。

  在這個問題上,杜少甫這一段時間以來,也早就在參悟思考,得出了一些結論,物與物的位置差異度量,可以稱之為“空間”,但這空間有包括太多,如是空間的位置變化則由‘時間’來度量,‘空間’也由長度、寬度、高度、大小所來表現,也就是通常指的四方和上下。有

  同時空間還有這絕對空間與相對空間之分。

  “或許,空間只是一個相對概念,構成了事物的抽象概念,事物的抽象概念是參照于空間存在的。”

  杜少甫喃喃自語,此刻陷入沉思中,完全就沒有理會俞明,此刻也的確是沒有聽到俞明的話,只是在沉思何為空間,因為空間的存在,所以事物才可以發生變化,空間是沒有能量的事物,即當事物能產生變化時,變化產生的能量已經和阻礙的能量相互抵消,空間雖然是靜止的,但無論在這空間內如何運動,包括速度,力量,都不會改變空間的靜止狀態,或說是與其與空間是一起運動。

  但此刻杜少甫這完全不理會俞明的一幕落在四周滿場億萬目光中,卻是就有些特別了。

  “一直沒有上去,此刻這般也無動于衷,似乎是故意在躲著,這鵬皇看樣子還真只是虛有其名啊!”

  “那叫做鵬皇的家伙,怕是真的懼了吧。”

  “肯定懼了,俞明以一己之力力敗諸多年輕至尊,何等神武,那鵬皇怎么還敢上去受辱!”

  “………………”

  密密麻麻的人群中,有著不少人也聽說了那神秘年輕至尊鵬皇和俞家似乎是有著巨大的矛盾,道聽途說了不少,此刻見到俞家俞明喊話,那鵬皇卻是無動于衷,沒有任何反應,也一直沒有上去爭奪過,怕是懼了那俞明,畢竟剛剛俞明所展現出來的實力,也太過于震撼人了一些。

  “什么鵬皇,怕死不敢了吧!”

  “他肯定是自知上去了,也不會是俞明哥的對手,所以干脆是裝聾作啞!”

  “天榜第五,原來是個縮頭烏龜!”

  在場的俞家年輕子弟,更是肆無忌憚的冷嘲熱諷,聲音故意夾雜著玄氣,傳遍了廣場。

  “哼,鵬皇大人怎么會懼怕!”

  柳家席位上的林家村數人自然此刻也聽到了那傳來的冷嘲熱諷,很是憤然,但以他們此刻的地位和身份,也只能夠暗自憤然不悅。

  柳老,柳清平,柳瑀漠等柳家的人此時也很是不解,特別是柳瑀漠,鵬皇明明還答應了幫忙全力阻擋俞明的,此刻卻是一直未曾上場,甚至就連俞明的直喊也沒有回應,眼看那俞明可就要成功爭奪下人皇印了。

  “連爭奪人皇印的勇氣都沒有,哎……”

  俞家席位上,有強者開口,聲音幽幽,故意傳出嘆息聲,不屑之色不言語表。

  人皇身后,那俞伯樂也面容帶著笑意,看樣子那個來歷不明的鵬皇也不足為慮了,以后可以再找機會除之不遲。

  腳踏虛空,天元神鎧發光,俞明目光俯視,目如雷霆帶著冷笑,見到那人無所回應,有著些許失望,他本來還打算趁機將其鏟除的。

  本章節來自于逐浪小說手機版感謝小海豚_訂閱支持。


  http://www.lvfte.tw/book/2/144417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lvfte.tw 感情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ganqing5.com
100元南京麻将 斗牛2娱乐 抢庄牌九网站 快3中奖绝招 全天pk10第十位计划 快乐十分容易出的5个号 牛牛作弊器 天天捕鱼电玩城官网 足球赛事直播表2016 时时彩只买组六的方法 爱丽丝梦游仙境恐怖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