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元南京麻将|好运南京麻将20元群
感情文學網 > 武神天下 > VIP卷:扶搖萬里_第二千六百九十三章:破界而出【大章】。

VIP卷:扶搖萬里_第二千六百九十三章:破界而出【大章】。


  第二千六百九十三章:破界而出【大章】。

  “知子莫若父啊!”

  杜少甫赧顏一笑,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杜庭軒對他,實在是太了解了,自己剛說出了一些想法,后面的打算就被他看破了。

  而杜少甫心中所計劃的,正是如杜庭軒所說的那樣。

  “不管帶哪些人走,對于其他人來說都不公平。與其招人不滿,還不如就咱們幾個人偷偷溜走呢。這樣一來,不管是誰,都無話可說了。”杜少甫道。

  “哈哈……”

  杜庭軒又忍不住大笑了起來,古怪地看著杜少甫,道:“我倒是覺得,你真這么做的話,有些老家伙知道后非得跳腳不可!”

  杜少甫臉色不變,顯然對父親所說的這種情況早有預料。

  如爺爺迦樓霸天、師兄兼岳父司馬踏星、師父古清揚等一眾老一輩的強者們,得知杜少甫撇下了所有人跑到三十三天去了,表情肯定會相當的精彩。

  杜少甫與杜庭軒父子二人再次聊了一些事情,隨后便是離開了皇宮內的巨大廣場。

  時間飛速而過,不知不覺間,兩個月一晃而過。

  這一日,荒國的皇宮之中,杜少甫、杜少璟、杜小妖、小星星、韓傲彤、魂姬、醫無命、慕容幽若、司馬沐晗、歐陽爽、杜小麟等諸多強者聚集。

  諸人都圍攏在杜少甫的身邊,深切地看著眼前的紫袍青年,許多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不舍之色。

  “少甫,去到了三十三天之后,一定要小心!”

  司馬沐晗上前,抱了抱杜少甫,叮囑著說道。

  “放心吧,等你們相公在外界打下了一片天下,再接你們過去吃香的喝辣的!”

  杜少甫出言調笑著說道,同時,伸手分別將旁邊的柒夜曦、蘇慕昕、葉子矜等抱了一下。

  “說什么呢?”

  司馬沐晗白了他一眼,但也沒有任何的不滿之意。

  “我們該走了!”

  杜少甫回眸看了看身邊的眾人,同樣是帶著濃濃的依戀。

  “爺爺、奶奶、姑姑、各位娘親,我會想你們的!”

  小麒麟揮舞著一只前蹄,對杜庭軒、韓傲彤、紫萱、蘇昕等人一一揮手告別。

  “我們一定會早日變得很強大,到時候再接大家一起去三十三天!”

  杜少甫身邊,杜小霸的臉龐之上帶著極為嚴肅認真之意,小小年紀卻是蘊含著與年齡極度不符的霸道韻味。

  “開!”

  杜少甫沒有再作耽擱,輕輕吐出了這樣的一個字來,聽上去沒有太過浩大的聲響,亦是沒有伴隨著多少恐怖的能量波動。

  但就是這樣的一個字落下,九天之上的虛空,卻是突然無聲迸裂而開。

  一道巨大的空間裂縫橫亙在層云之上,其間,一股股與這方世界截然不同的氣息撲面而來。

  所有人都知道,那是來自外界的氣息,只要跨過了這樣的一道空間裂縫,就可以去往三十三天的范圍之內。

  而在那里,將是一片更為廣闊浩瀚的嶄新天地!

  “我們走了!”

  歐陽爽抱起杜小麟,身形曳空而起,與杜少甫、小星星、杜小霸、杜小凰、杜小妖這幾人一起,向著那九天之上飛身而去。

  而后,就是在眾人的目光之中,一行七人便是直接鉆身而入。

  隨著那巨大的空間裂縫徐徐收攏,幾人的身影也最終消失。

  那高天之上恢復了本來的面貌,像是什么都沒有發生過一樣。

  “走了啊!”

  杜庭軒的身邊,雷老有些恍惚地開口說道,似乎有緬懷著什么一般。

  “真是啊,居然讓我留下來了,這真是讓人怎么也高興不起來啊!”

  甄清醇一臉的不高興,帶有異樣神韻的臉龐之上掛著深深的惆悵,惱意大生。

  以甄清醇的張揚性子,搞起事情來,那可是一點也不下于杜小妖和杜少甫這兩個家伙的。

  讓他守在這一界,著實是有些為難他了。

  “其實大家誰都想去,之前聽伏前輩他們說起三十三天之事的時候,所有人的心里都做好了去外界闖蕩一番的打算。但那時候只是熱血上涌,根本沒有考慮到太多的事情。事實上,如果這一界的強者全部出動的話,那么這方世界就成了一具空殼子了。萬一外界有強敵下界,圖謀不詭,那可不是鬧著玩的!”

  青狐老妖開口,如是說道。

  這些道理,所有人都心里明白,所以當杜少甫做出最終決定的時候,諸人心中雖然極是不情愿,但也并沒有人提出反對之意。

  “那小子是直接開溜了,但卻留下一個大大的爛攤子給我們來收拾。”

  甄清醇說著,越來越是惱怒的樣子。

  “是啊!咱們還得好好地安撫眾人,勸他們留在這一界中。否則以那些人的修為,指不定什么時候就跟少甫一樣,直接破碎虛空去往外界了!”

  杜庭軒也是說道,也是感覺有些頭疼的樣子。

  杜少甫此番離去,并沒有告訴任何荒國之外的任何人。

  就連司馬沐晗、蘇慕昕、柒夜曦、紫萱等都是剛剛才知道的。

  盡管杜少甫剛剛離開之時所鬧出的動靜并沒有多大,但是其他勢力的強者也不是吃素的,這件事情根本瞞不了多久,很快就會被諸多強者所知道。

  而那一個個的強者們,可早就是都伸長了脖子眼巴巴地望著,等著和杜少甫一起去往三十三天呢。

  要是被那些人知道杜少甫偷偷摸摸的跑了,肯定是要郁悶的啊!

  果不其然,就在杜庭軒、甄清醇等人說話之間,便是感覺到遠處的虛空發出一絲絲細微的波動,從極遠之處,迅速朝著荒國的位置而來。

  “怎么這么快就有人來了!”

  甄清醇突然神情一窒,不可思議地說道。

  照理說,杜少甫幾人前腳剛走,不可能這么快速地就被人察覺到才對啊。

  當然,除了杜庭軒、甄清醇、杜少理等幾位半步天圣之境的強者,其他人根本都沒有發現這樣的波動。

  由此可見,來人的實力必然超絕。

  “唰……”

  沒有過多久,虛空之中泛起一陣金色的光芒,數道人影從中走出,而后飛速降臨而下,落在了杜庭軒、甄清醇等人的身邊。

  “絕羽早已是半步天圣之境了,果然一切都無法躲過他的窺探啊!”

  杜庭軒心中苦笑一聲,而后硬著頭皮迎了上去,朝著迦樓霸天、迦樓摩羅二人致禮。

  雖然金翅大鵬鳥一族來得太過于快速,快得有些詭異,但他也沒有多想什么。

  因為,令杜庭軒感到更加愕然的事情只在下一刻就發生了。

  迦樓霸天的目光從在場諸人身上一掃而過之后,直接就是拉住了杜庭軒,道:“我孫子呢?還有我那曾孫和兩個曾孫女都上哪兒了?”

  很顯然,他已經獲悉到了什么。

  其他如迦樓絕羽、迦樓摩羅等人,亦是用怪異的眼神看著場間的眾人,想要從他們的臉上找到答案。

  “那個……我還有事,先走了哈!”

  還沒有等杜庭軒回答,旁邊的甄清醇就“嗖”地一聲沒了影子,瞬間閃人。

  他可不想在這里逗留下去,這些事情解釋起來那可是相當的麻煩。

  不用說,除了金翅大鵬鳥一族,其他勢力之中的強者,恐怕也很快就會來到荒國,到時候必然會產生一張張拉得老長的黑臉。

  “這……”

  杜庭軒再次苦笑,不由是抿了抿嘴唇,準備向金翅大鵬鳥一族的諸多強者開始解釋。

  但怪異的是,他的話還沒趕得及說出口,元神之力眨眼又是一動。

  又是一陣空間波動從遠方飛速而來,這些人的速度比之迦樓絕羽等要慢上了不少。

  杜庭軒稍加感知之下,就探知了他們的身份,乃是古天宗的古清揚、司馬踏星諸人。

  此外,其他一些地方也同樣有著波動傳來,被杜庭軒感知到。

  很顯然,有著大批的強者正向荒國聚集而來。

  這,讓杜庭軒的腦門子上流出一些汗水來,這些人怎么就跟約好的一樣,直接就是趕了過來?

  這一切,實在是太過于怪異了。

  ……

  杜少甫七人破碎虛空,置身于浩大的空間亂流之中。

  浩瀚的空間能量從眾人身邊飛射而過,但卻不能給他們帶來一丁點的影響。

  只是這一次,他們要去往三十三天之中,之間隔著極為遙遠的距離,不像是在原本的世界之中,以他們的實力,哪怕是游遍一界也要不了太久的時間。

  此番出行,必然是一個極為漫長的旅程。

  “老爹,你太壞了!”

  空間通道之中,小星星瞥了杜少甫一眼,用鄙視的眼色看著杜少甫,如是說道。

  如今的小星星,隨著年齡和修為實力的不斷增進,盡管看上去只是十三四歲的模樣,但已經開始顯現出幾分亭亭玉立的意味,身上的稚氣逐漸蛻去,長出了一副病人胚子。

  可以想象,再過上幾年,這又將是一個禍國殃民的主兒。

  “怎么跟你爹說話呢?”

  杜少甫一巴掌拍在小星星的腦袋上,瞪著她說道。

  “沒見過你這樣當爹的,我說實話你也打我。”

  小星星嘴唇嘟起,向杜少甫投去一個死亡凝視,不滿地說道。

  “正因為你說的不是實話,所以我才打你的。”

  杜少甫狡辯一句,臉不紅心不跳,面不改色。

  “老爹呀,我覺得星星姐姐說得沒錯呀!”

  這時候,歐陽爽懷里的小麒麟突然接了一句,一雙明亮的大眼正視著杜少甫,泛著這世間最為純凈和認真的光彩,道:“咱們走之前,你還特意向太爺爺、太師父那些人打了個招呼,這是要讓爺爺知道了,肯定會打你的!”

  聽到杜小麟這樣說,一旁的杜小霸、杜小凰都不由是大點其頭,一萬個認同。

  正如杜小麟所講的那樣,在他們破空而走的數刻鐘之前,杜少甫施展出自己所掌握的無形規則之力,向金翅大鵬鳥一族、古天宗、天武學院、鳳凰一族、薩蒙劍宗等等勢力之中的一些故交之人打了個招呼,聲明自己立刻就會去往外界,其他人卻什么也沒說。

  可以想象到的是,那些人得知這個消息之后,必然會驚愕到無以復加。

  在驚愕之后,緊接著肯定是齊齊朝著荒國而去,向杜庭軒、甄清醇、夜飄零等人詢問情況。

  那些大勢力之中的強者們,早就是在盼星星盼月亮,想要去往三十三天闖上一遭了。

  而杜庭軒、甄清醇、醫無命等荒國留守之人,絕對會受到一番“拷問”。

  “這件事情本來就不可能一起瞞下去的嘛,讓他們早一點知道或者是遲一點知道,又有什么樣的區別呢?”

  杜少甫瞇了瞇眼,嘿然說道:“而我這些年來,受到了大家那么多的恩惠,在離開之前如果連個招呼都不打的話,那也太說不過去了吧!”

  “我發現你的臉皮是越來越厚了!”

  看著杜少甫那不要臉的模樣,連歐陽爽都忍不住了,翻了一個大大的白眼,出聲鄙夷。

  那些強者在荒國如何鬧騰,完全不需要杜少甫去操心了,但他卻對此一點愧疚之感都沒有,反而有幾分沾沾自喜的意味,怎么看都像是特別的欠收拾。

  “嗯嗯嗯!”

  在歐陽爽的身邊,杜小霸喉嚨里發出輕微的聲響,但那小腦袋卻是點個不停。

  他沒有去看杜少甫,只是純粹地表示贊同。

  “小霸你嗯嗯個什么勁?是我要打你嗎?”

  杜少甫眉頭立起,威脅杜小霸道。

  “你打一下試試看!”

  歐陽爽不樂意了,直接就是一只手叉起了纖腰,直直地逼視著杜少甫,仰起下巴看著他。

  “這……我不敢!”

  杜少甫赧顏,不自覺地流下了幾滴冷汗。

  有這男人婆護著,看來身邊的這幾個小家伙,是真的沒辦法壓制得住了。

  “笑你妹夫啊?”

  突然,杜少甫轉過臉,對著杜小妖吼了一聲。

  “……”

  杜小妖怔住了片刻,而后,也是爆發出了一陣巨大的嘶吼:“靠!關我屁事啊!”

  他本來正在發呆,憧憬著三十三天內的精彩生活呢,卻被杜少甫吼得一愣一愣,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么。

  “哈哈……”

  “嘻嘻……”

  杜小妖的反應,令得杜小霸、杜小麟、小星星、杜小凰幾個小家伙頓時都開心笑了起來。

  這七人,一邊嘻笑打鬧著,一邊飛速地從空間通道之中掠過,瞬息千萬里距離。

  慢慢的,隨著趕出的距離越來越遠,那濃厚的別樣氣息撲面而來,他們都不自覺地漸漸嚴肅了起來。

  異世界的氣氛越來越是深厚,代表著離原本的世界越來越遠,接下來所要面對的,或許有著無數的機遇,但同時也有無盡的挑戰。

  杜少甫不得不認真起來,離開了原本的世界之后,天道規則就再也起不到作用,只能憑著自己本身的實力去感知著周圍一切的細微動靜,生怕出現什么意外。

  要知道,在三十三天之中,有著太多的人比他要強大,他不敢有著絲毫的掉以輕心。

  因為,此時在他身邊的,有著杜小霸、杜小麟、杜小凰這三個小家伙,還有歐陽爽。

  除了自己和小星星之外,其余之人皆是天圣境界以下。

  杜少甫本來是只想著帶上杜小妖和小星星這兩個家伙的,但之前意亂情迷之中,竟鬼使神差地答應了歐陽爽,不管自己走到哪里都會把她帶上。

  事后,杜少甫對此后悔不已,但說出的話卻也沒有辦法更改。

  否則,那男人婆絕對不會給自己什么好果子吃。

  而杜小麟則是在歐陽爽身邊軟磨硬泡了一番,怎么著都要跟著一起。

  這樣一來,如果帶上了小麒麟,卻把杜小霸和杜小凰丟下了,兩個小家伙還不得委屈死。

  之后,經過杜庭軒等人的勸說,杜少甫也改變了初衷。

  畢竟,幾個小家伙年紀雖然不大,但實力卻是一個頂一個的厲害。

  以他們的資質,如果獲得更多的歷練,想必成長起來將會更為的迅速。

  這無論是對他們自己,還有所有荒國杜家之人來說,都是好事情。

  最終,杜少甫想了想也確實是這個理,便也答應了下來。

  而甄清醇那個家伙心中可就郁悶了,對于他來說,留在荒國那可叫一個心不甘情不愿啊!

  此外,還有司馬沐晗、柒夜曦等幾女,也是極為的不開心。

  但杜少甫卻是鐵了心,打死也不松口,絕不再多帶上一個人。

  對于甄清醇來說,荒國一次離開了七位強者,絕對需要人好好鎮守,他有再多的不情愿,卻也不能不認命。

  至于司馬沐晗和柒夜曦,杜少甫則是告訴她們:這一界的壓制之力早就消失了,外界的強者很容易能夠進來。

  到時候,墨家、陰陽家等勢力,絕對還會派遣更為強絕的修為者降臨,接走各自族中一些天賦出眾的年輕強者之余,也會留下一部分強者,代替這一界中最為頂尖的力量,替杜少甫等人鎮守,防止有外界強者帶著別樣的目的降臨,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正因為有了幾大家的聯合承諾,杜少甫才能夠真正安心的離開,去追求更高更浩瀚的世界。


  http://www.lvfte.tw/book/2/1480318.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lvfte.tw 感情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ganqing5.com
100元南京麻将 ag真人为什么会连输 上海愉游真人捕鱼比赛 欢乐捕鱼4疯狂版 竞彩计算器 广东快乐10分钟历史开奖80期 牛牛游戏哪个好玩 作词能赚钱吗 时时彩毒胆有什么规律 十字军之王2赚钱多 买马有规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