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元南京麻将|好运南京麻将20元群
感情文學網 > 武神天下 >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天武院長的身份

第二千七百六十九章:天武院長的身份


        這突如其來的咆哮怒吼,將神宮之中的無數人都給震懵了,很多人都聽出這是皇祖的聲音!

        “皇祖他老人家怎么了,為何這么大的脾氣?”

        “誰敢惹他老人家啊,這膽子也太大了吧!”

        “不過能讓皇祖生氣的人,身份肯定也不一般!”

        神宮中的諸多人員頓時議論起來,皇祖的怒吼顯然是因為氣得不行,所有人都很好奇,到底是誰人有那般能耐,能夠讓禹清神國的皇祖暴跳如雷!

        很多要駐足張目,想要從聲音傳來的方向判斷出那個人到底是誰。

        事實上,不光是這些人,就連神皇、屈刀絕等一干不朽境強者,也都相當的好奇。

        只不過,鮮有人屁顛屁顛跑去打探,皇祖本人不好惹,能夠惹他生氣的那個家伙,也絕對不是什么善茬!

        “嘿嘿……看來杜少甫那小子也不是什么好貨色啊,竟把禹師叔氣到這種地步!”

        另一座大殿之中,屈刀絕與神皇一同坐在一級臺階上,嘿嘿地笑著道。

        “可不是嘛!師父他老人家雖然實力并不是多么精湛,修煉一途的天賦也不出眾,教出來的徒弟除了6師兄之外也沒有幾個能拿得出手,但還真沒有誰人能把他氣到如此境地!”

        禹太炎亦是笑了起來,接過屈刀絕的話茬道。

        對于自己的父親,他還是十分了解的。

        在靈武世界的諸多弟子,哪一個不是對其俯帖耳,但有不順眼之處就被訓得跟孫子似的。

        哪里能夠料到,杜少甫那個小家伙居然這般能耐,能把他老人家氣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神皇和屈刀絕二人算是看出來了,杜少甫就是一個死不要臉的滾刀肉,若是給他機會,就算是一只鐵公雞,他也能從其身上刮下三兩金來!

        杜少甫的房間之中,禹玉前咆哮之后,就是一甩袖子,想要離開。

        他憤憤難平,實在是不想再跟眼前這個死小子再多說一句話。

        “師父別走啊!”

        杜少甫立馬拽住禹玉前身上的藍袍,不讓他就這么走了。

        “臭小子,你還想說什么?”

        禹玉前瞪眼,恨不能一巴掌下去,把杜少甫拍成一張餅,那神情要多兇狠有多兇狠!

        杜少甫眨巴了下眼,天真無邪地道:“您看這師父叫也叫了,您老離開之前,是不是……”

        他說話之中,一只手又是伸到了禹玉前的面前,還輕輕晃了兩晃。

        禹玉前使勁抹了一把老臉,感覺腦殼生疼!

        “老夫不想跟你說話!”

        他不再多言,扭頭就走向屋外。

        開什么玩笑,要是真的如這小子所講的那樣,他每叫一次師父自己就得送上一樣寶物,那還得了?

        就算自己真的家底豐厚,可以從某些地方弄到很多好東西,但也罩不住這樣被盤剝啊!

        “誒,師父!您老人家別走啊!”

        杜少甫跳腳,趕緊攆了上去。

        兩條人影一前一后,從屋中沖出。

        禹玉前施展出了疾,在神宮上空飛掠。

        正常來講,以他不朽之境的修為,輕松就可以擺脫杜少甫,但在他未盡全力之下,居然被杜少甫連番施展空間法則,勉勉強強的跟了上來。

        “臭小子你給老夫滾遠一點!”

        禹玉前獰眉回身,大叫道。

        “師父師父,您別跑啊!要走也可以,把寶物先給了吧!”

        杜少甫亦是大喊,屁顛屁顛地跟在禹玉前身后。

        這二人皆是沒有刻意控制,因而聲音頓時傳遍了整個禹清神宮。

        很快,神宮上空的這一幕,便的落入了下方諸多人的視線之中。

        “快看,那是皇祖!”

        “咦,皇祖怎么看上去像是在逃跑啊!”

        “后面那人是誰啊,怎么一直緊追著皇祖不放?”

        “好奇怪,他老人家什么時候又收徒弟了,聽那紫袍小子似乎是在叫他師父!”

        “我想起來了,那紫袍青年是從混元空間之中出來的那小子!”

        “是他?似乎名字是叫杜少甫吧,我也聽說過他!”

        “聽說這次七大神將府連同絕靈圣地謀反,混元空間里的局面,是那杜少甫一手壓制下來的!”

        “好厲害的小子啊,難怪皇祖愿意收他為徒!”

        “是啊,如此能耐,怕是整個禹清神國的年輕一輩,無人能及了吧!”

        “只不過,現在這兩個人上演的是什么情況?”

        ……

        眾人紛紛議論,猜測出了杜少甫的身份,也看清了他與禹玉前之間的關系。

        然而所有人都一頭霧水,根本不明白這師徒二人到底在搞什么鬼!

        但每個人都懷有強烈的好奇心,真想上去攔住二人,好好的詢問一番!

        “嘿嘿……”

        另一座恢弘的大殿門口,屈刀絕與神皇禹太炎都是走了出來,望著高空中的一幕,嘿然不斷。

        在所有人的目光之中,杜少甫和禹玉前一前一后,沒有多久便消失了身影。

        許久之后,禹玉前坐在禹陽神城外的一處山間小屋之中,獨坐案前飲著清茶,并沒有見到杜少甫的身影。

        但很快,遠處虛空一陣抖動,紫袍身影從中踏步而出,出現在禹玉前的身前。

        “小子,你別再跟著老夫了,你已經被逐出師門,老夫不要你這個弟子了!”

        見到杜少甫跟了下來,禹玉前臉龐直抽抽,說出了這樣的一句話。

        他本來以為已經擺脫了這死小子,哪里知道他還是找到了自己。

        他心里那個恨吶,自己怎么就鬼迷心竅,居然主動收了這么一個滾刀肉做徒弟,是茶水不好喝,還是寶物沒處送?

        難不成,又或者是自己清閑日子過多了?

        “嘿嘿……”

        杜少甫擺出一臉的笑容,嘿笑聲不斷,走到禹玉前對面坐了下來,道:“那怎么行呢,我這剛拜入您老的門下就被逐出,我被人笑話也就算了,您老的名譽可也會不保的呀!俗話說一日為師終生為師,小子今生今世鐵定就是您的弟子之一,不管您老再怎么生氣,就算是拿棍子攆我,我也不會走的!”

        他說話時用一只爪子拍著自己的胸膛,表情無比的虔誠,這番鬼話說出來連自己都要相信了。

        當然,禹玉前是不可能聽他胡謅的。

        “你給我走開,再不滾蛋老夫就要出手趕你走了!”

        禹玉前黑著臉,沉聲對杜少甫說道。

        他本來想說將老夫的青龍精血還回來,但卻知道想從這小子手里討回沒有可能,便也作罷。

        雖然心中肉疼無比,不過好歹他與少游之間也有那一層關系在,不算是給了外人。

        “唰……”

        禹玉前說著,突然一揮手,一大片光芒瞬間擴散籠罩,將整座山峰都覆蓋在內。

        兇悍的能量波動,眼看著一道結界就要形成。

        “您看您,一點都不經逗!”

        杜少甫臉上的怪笑連忙一收,白了禹玉前一眼說道。

        他感覺到一股大力襲至,身體忍不住地就要被排擠出去。

        這個時候如果還不見好就收,恐怕真的會被禹玉前給趕走,那自己損失可就大了啊!

        好不容易有了這么個財大氣粗的師父,杜少甫可不想錯過,寶物要一次怎么夠,一定得細水長流,維持可持續展的狀態,才可以有大大的收獲!

        “滾!”

        禹玉前這時候是真的不想再理他,根本不管杜少甫說什么,強大的壓力如洪水般傾泄,侵襲在其身上!

        “師父且慢!弟子有重要的事情問你!”

        杜少甫雙手連連擺動,大叫著說道。

        禹玉前見此,將手中的力量收了一收,道:“有屁快放!”

        “師父,荒古空間里的那個人,您認識?”

        這一次,杜少甫的神態終于嚴肅認真了起來,不再嬉皮笑臉。

        “認識!”

        聽到杜少甫的話語,禹玉前黑沉沉的臉龐放緩了不少,將所有的力量撤下,使杜少甫的身軀穩定了下來。

        “您老真的認識那人?他是什么身份?”

        杜少甫坐到了禹玉前的對面,擰起了眉頭,問道。

        在前幾日將空老從荒古空間里放出之時,禹玉前一眼就將之認了出來,并且,荒古空間里被無盡光芒包裹的那一道人影,似乎亦是他所熟知之人。

        這讓杜少甫很是好奇,想要知道那沉睡之人的來歷。

        他覺得那人很有可能是天武學院的院長,但同時,其一定還有著另外的身份,興許是從三十三天內去往神武世界的強者也不一定!

        既然禹玉前認識,那直接問他,應該能夠得到答案。

        “那天我只是匆匆一瞥,不能夠真正的確定,你讓我再進去看看!”

        禹玉前望著杜少甫,這樣說道。

        杜少甫沒有猶豫,直接張開了荒古空間,二人一同而入。

        此時的荒古空間之中,只有空老和那神秘之人,早在混元空間里被杜少甫放入此間的聞一鳴、澹臺汝權等人,都已經交給了神國處置。

        空老正在利用禹玉前所給的幾樣寶物恢復,熾烈的火光將他的身軀包裹,已經看不出身體的形態。

        不過可以感知到,他此時所彌漫出的氣息,比先前已經有了極大的提升!

        而在另一邊,則是橫躺著一道高大的人影,亦是為光芒所籠罩,看不清真實面目,非常神秘。

        “不得了啊,真的是這老家伙,他居然真的走到了這一步!”

        禹玉前在這道人影之前觀察了好一陣子,而后出了如此感慨。

        杜少甫聽得眼皮直跳,他從禹玉前的眼眸之中看出了不可思議的神色。

        很顯然,這沉睡之人,是在一種難以言明的狀態中,似乎是在進行著某種杜少甫不知道的蛻變。

        “師父,他到底是什么人?弟子從他身上散出的氣息可以探知他,他的修為非常強大,但卻為何一直昏睡不醒?”

        杜少甫目視著橫躺的身影,問禹玉前道。

        如果這個人真是天武學院院長的話,那自己一定是要想辦法將他救醒的!

        “他的具體身份,你暫時不必知道!我只能告訴你,他是亦是出自靈武世界,是當年靈武世界的奇才,在你師兄出現之前,他是第一個走到一界巔峰的人物!另外,準確來說,他此時并不是在沉睡,而是向坐忘第三境突破!若是此番成功,那他的實力便能更進一步,比之一般的坐忘要強上無數倍!”

        禹玉前盯了杜少甫一眼,淡淡地說道。

        他說得無比平靜,但這些話聽在杜少甫的耳中,卻是如同驚雷般炸響,讓他有種眩暈之感!

        “坐忘之境!居然是坐忘之境!”

        杜少甫口中喃喃,心里的震駭,無以復加!

        他并不知道什么是坐忘之境,但卻一直有人跟他說,坐忘境界的強者,在整個三十三天內也是極為稀少的存在!

        整個無上常融天之中,具體的坐忘強者數量不可考,但絕對是屈指可數,一雙手絕對數得過來!

        相對于數之不盡的不朽強者來說,這樣的基數,實在是太小太小了!

        由此可見,想要從不朽突破坐忘,何其之難!

        杜少甫哪里能夠想到,當年追擊魔神進入那奇異的空間之中,在一切破滅之后出現的這神秘之人,竟然是一位坐忘強者!

        這,怎能令他不震撼!

        “以他的絕然天資,再加上出身于靈武世界,能夠走到這一步,也算是在預料之中吧!”

        禹玉前突然長嘆一聲,如是說道。

        他想到很多事情,關于這沉睡之人的一切,令他生出了這般感慨。

        “師父,那他什么時候能夠醒來?”

        杜少甫望著禹玉前,開口問道。

        “這個我怎么知道?”

        禹玉前瞪了杜少甫一眼,他只是一名不朽之境,并且還是靠著無數的天材地寶堆積起來的修為,能夠看出那老家伙的狀態就已經不錯了,具體的,自己哪有那個實力去窺破!

        他想了想,接著道:“坐忘分為三個大境界,忘天忘地、忘塵忘我、望穿輪回!每一個境界之間的距離,都極難跨越,甚至比從不朽突破坐忘之境還要艱難!而他此時,正是向望穿輪回突破,這個過程兇險無比,稍有閃失,便再也無法醒來!”


  http://www.lvfte.tw/book/2/2020064.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lvfte.tw 感情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ganqing5.com
100元南京麻将 怎么能赢黑红梅方 刺激战场ag战队 微信卖延时喷雾赚钱吗 怎么计算冠亚和单双大小 d9彩票官方彩票平台 mg阿拉德之怒手游官网下载 重庆时时龙虎合技巧 街头篮球最新版下载 ag不同平台有时间差吗 精准人工计划软件手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