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元南京麻将|好运南京麻将20元群
感情文學網 > 武神天下 > 第二千八百七十四章:元鳳與血祖【大章】。

第二千八百七十四章:元鳳與血祖【大章】。


        第二千八百七十四章:元鳳與血祖【大章】。

        “兩個強者?”

        杜少甫并沒有感到太大的意外,小星星和杜小妖得到一種傳承,必然是那兩個強者之一,而另一個大兇之物,或許就是那第二個強者!

        “不錯!”

        6驚云點了點頭,肯定地道:“小星星和師叔的這位兄弟得到的傳承,乃是元鳳真術,正是葬空山中埋葬的強者之一!”

        他說話之中,又是轉頭看向了小星星和杜小妖二人。

        “元鳳傳承!”

        杜少甫、杜小妖、小星星三人全部都是一驚,大感駭然。

        元鳳是何等存在,他們自然都是聽說過的。

        傳聞在遠古時期,在那天地初開,萬族崢嶸的繁盛時代,那時候人族尚還處于微末,未曾真正全體崛起。

        而三十三天內最強的種族有三個,分別是龍族、鳳凰一族、麒麟一族!

        三族無盡強大,霸絕當世,無人能抗,鼎盛已極,輝煌無度!

        即便是如今萬古歲月匆匆而過,這三族依舊是稱霸整個三十三天,代表著至強存在!

        而這三族之中,遠古的最強之人分別被世人稱作祖龍、元鳳、始麒麟,皆是恐怖之主,均為天地化生而出的第一批生靈!

        沒有人知道他們究竟具體強大到何種地步,只知他們的名號響徹三十三天,乃是達到了世間極致的存在!

        只不過后來,遠古魔戰爆,在魔族的血伐攻殺之下,所有大世界死傷無數,就連祖龍、元鳳、始麒麟那樣的強者亦是無法保全!

        這三位強者,與另外的一些絕頂至尊帶領三十三天生靈展開征戰,力拼魔族,最終幾乎隕落一盡,令蒼天血泣、世人慟哭!

        好在最終戰勝了魔族,三十三天得以保存下來,并未淪為魔域。

        “所以說,這葬空山乃是當年的一處大戰之所,是元鳳的埋骨之地?”

        杜少甫很快明白,真相恐怕真的就是如此了。

        師兄6少游早先曾與自己說過,這世間的生靈修煉,能夠達到的極致狀態乃是載道之境。

        迄今為止,只有在混沌中誕生、并且歷經三千神魔互伐之人,才具有最高的無象境實力,比如盤古、魔祖!

        所以他幾乎能夠斷定,當年的祖龍、元鳳、始麒麟,絕對都是載道之身,脫了天地束縛,走出了自己的道!

        “原來如此!怪不得那里面可怕無比,葬空山又成為了殷穹無朽天最大的禁地,萬古以來無人敢于踏足而入!原來,這里埋葬著元鳳的尸骨!”

        杜小妖也是駭然無比,金色的雙瞳里彌漫著震驚之色。

        他們進入其中的時候,是被一片神秘的能量包裹著,這才沒有出現意外。

        而離開葬空山之后,那些神秘能量又是最終消散而去。

        “元鳳具有載道之身,盡管他早已隕落,但自身所蘊含的大道之力依舊剩下少許,可即便是這少許,也照樣能夠令葬空山成為一處絕地,無人能入!”

        6驚云開口,肯定了杜少甫的猜測。

        載道之境強者,便是擁有了自己的道,與三十三天的秩序不再有關,天地大道都無奈其何,乃是真正的至尊!

        他隕落之后,渾身的力量也潰散開來,但畢竟是至強者的尸骨,仍然保留些許大道本源,從而讓小星星和杜小妖獲得了此番巨大的機緣。

        “元鳳真術傳承啊!”

        杜少甫咋舌不已,感慨無邊,那絕對是天大的好處,常人連想都不敢想。

        他為杜小妖和小星星二人感到高興,能夠獲此機緣,必然能夠讓二人走上巔峰之路,將來的成就,絕對不會在眼前的6驚云、6悠芍、龍闕、龍虛等人之下!

        而事實也正是如此,當年杜少甫與這二人失散的時候,他們都還只是半步天圣之境,也就是半步奪神境界。

        但今日重逢,他們都已經踏足了不朽,足足是橫跨了奪神、歸虛兩個大境界!

        這種突破太驚人了,修煉數百年的時間成就不朽,乃是三十三天內極為少有的事情!

        “驚云哥,那葬空山中埋葬的第二位強者,又是何人?”

        就在這時,小星星突然美眸流轉,對著6驚云如是問道。

        杜少甫、杜小妖聽言,皆是同時看向了6驚云,想要聽到他的回答。

        對于這葬空山他們也很好奇,想要知道更多的事情。

        事實上杜少甫也有所猜測,那第二位強者應該就是那大兇之物,興許與魔族有著一些什么關系,否則不一堆充得乾虛靖華天興師動眾而來。

        “葬空山中埋葬著的除了元鳳之外,另外一人便是地獄血鳳始祖,世人稱之為血祖!”

        6驚云沒有猶豫,直接脫口說道。

        “地獄血鳳!”

        杜少甫心里狠狠地一突,大為震撼。

        地獄血鳳,這四字個宛如一道驚雷在他耳畔炸響!

        “難道那又是一尊恐怖之主?”

        杜小妖和小星星有些疑惑,他們不太理解杜少甫為何有如此表情。

        似乎是猜測到二人心中所想,杜少甫不禁是點了點頭,道:“當年在禹清神國的時候,師父曾經告訴過我,那乾虛靖華天在天地初開、魔族動亂之時,曾經與魔族為伍,征戰三十三天!為的便是叫做地獄血鳳一族,強大到極點,太始魔龍、綠血巨人、幽冥神族這三族等無數乾虛靖華天獸族都只是他們的麾下!不過后來隨著戰況的激烈,地獄血鳳一族的始祖被鎮壓,這一族也全然覆滅,再也不存于世,世間再無地獄血鳳!”

        杜少甫將禹玉前告訴他的事情說了出來,聽得杜小妖和小星星驚愕不已。

        在那地獄血鳳一族被覆滅以后,三族帶領其他諸多種族舉旗投降!

        當時,三十三天生靈與魔族大戰到了最關鍵的時候,便沒有再追究那些種族的責任,而是與他們立下誓約,由三族帶領各族占據乾虛靖華天,世代不得離開,而外界之人,也不得輕易踏足那里!

        不過禹玉前也不曾知道,地獄血鳳一族的始祖血祖,居然是被鎮壓在了殷穹無朽天!

        無須多作思考,所有人都能夠想象到,將血祖鎮壓之人,便是那鳳凰一族的始祖元鳳!

        “元鳳鎮壓血祖,那場爭斗必然是驚天動地!”

        杜少甫、杜小妖、小星星全都是感覺目眩神馳,如是回到了那猩紅漫天的遠古時代,處處充斥著無邊殺伐和血腥。

        能夠讓元鳳拼盡全力,并且是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才將之鎮壓下去,可見當時的血祖到底強盛到了何等樣的地步!

        “事實上,鳳凰一族地地獄血鳳一族本是同宗同源,由天地大道所化,一卵雙生,均是先天生靈!”

        6驚云又是開口了,再次拋出一條重磅信息:“不過二者的氣質、性格截然相反,鳳凰一族高貴無雙,代表著至純和尊崇;而地獄血鳳一族則是喜殺戮,血伐無度,這也正是他們能與魔族為伍的最深因由!”

        他有些感嘆,元鳳和血祖作為三十三天的先天生靈,他們的強大毋庸置疑!

        只不過二者走的路恰恰相反,到得最后,血祖更是帶領著地獄血鳳一族,與整個三十三天為敵,最終落得一個滿族皆滅的下場,黯然于世!

        “同卵而生,同冢而眠,這也算是一個相對完滿的結果吧!”

        杜少甫長長地嘆息一聲,如此感慨著說道。

        對于遠古時期的具體情況,當世很少有人能夠知曉。

        即便是6驚云,甚至是自己的師兄6少游,也只是有過一些風聞而已,并不了解具體細節,無法得知當時的元鳳和血祖之間是怎樣的一種關系。

        但結果卻是二人同生又同葬,亦是一種天道輪回。

        然而,杜少甫的話剛剛說出口之后,6驚云的臉色就變得極為嚴肅起來,只聽他道:“不!一切并沒有結束!”

        “嗯?”

        杜少甫、杜小妖、小星星三人全都是眉毛猛然一掀,大感訝異。

        但三人都沒有插嘴,只是緊緊地盯著6驚云,欲要聽到他接下來的話。

        “元鳳與血祖二人同生,后期實力亦是相近,不分強弱!在遠古魔戰之中,元鳳為了止住地獄血鳳一族的殺伐,不惜震散自身的大道本源,將之鎮壓,進而形成了這葬空山!而這樣做的結果,便是只能鎮壓一時,不能徹底殺死血祖!經過無數年的損耗,那葬空山中的能量亦是流逝了多數!”

        6驚云說著,隨即又是分別看了小星星和杜小妖一眼,繼續道:“就在你們得到元鳳傳承之后,那里的力量也終究全潰失,地獄血鳳的大道本源消耗一盡!”

        他的話,聽得杜少甫幾人都是心驚肉跳不已。

        血祖居然沒有被元鳳徹底殺死,只是被鎮壓在葬空山中!

        不過想想也又能夠釋然,兩個實力完全相等之人拼殺,只有兩個結果,要么兩敗俱傷,要么同歸于盡!

        只是達到載道之境的存在想要同歸于盡,是何其的艱難,元鳳與血祖作為先天生靈,為天地化生而出,幾乎是達到了不死之身!

        若是血祖一心避戰,不與元鳳硬拼的話,天地之大,當可任其翱翔,誰也不能真正將之擒下!

        于是,元鳳只能震散自己的大道本源之力,將血祖束縛鎮壓在葬空山!

        但這樣做的結果,便是不能徹底殺死對方,只能單純地鎮壓!

        而即便是大道本源之力,也終究是有消散一盡的那天!

        “也就是說,地獄血鳳一放的始祖血祖還有可能重現于世,但元鳳卻已是真正隕落,再也不可能復生了?”

        杜少甫臉龐嚴肅無比,這樣問道。

        6驚云聽到他的問話并不再出聲,只是認真了點了點頭,肯定了他的話語。

        杜少甫突然有種遺憾之感,作為與血祖同根同源而生的元鳳,居然沒能將對方徹底殺死。

        他明白,因為在遠古魔戰之中,蒼天悲慟,生靈泣血,舉世悲愴!

        為了盡早地止住殺伐,元鳳也是迫不得已而為之,只有將血祖鎮壓下去,才可以使蒼生獲得更多的生存之機!

        為此,他付出了生命的代價,最終的結果也相對完滿,真的將血祖鎮壓了萬古歲月。

        “然而現在,元鳳的最后力量都化作了傳承之力,被小妖和小星星得到,豈非是說,那血祖很有可能再度脫困而出,再度禍亂三十三天?”

        杜少甫又是開口,帶著凝重之色說道。

        失去了元鳳力量的壓制,未曾真正死去的血祖,自然是有著再度出世的可能。

        若真如此的話,那對三十三天生靈來說,絕對是一個天大的壞消息!

        “師叔所言不錯,那乾虛靖華天諸多獸族而來,目的就是為了迎回地獄血鳳始祖!”

        6驚云再次點了點頭,嚴肅地說道。

        到得此時,杜少甫終于明了,太始魔龍一族、綠血巨人一族、幽冥神族,這三個乾虛靖華天的最強三族,分別派出了一位坐忘之境,帶領十幾萬不朽之境來到殷穹無朽天,來到葬空山,原來是為了迎回血祖!

        一旦血祖回歸,到時候必將還會與魔族為伍,帶領諸多乾虛靖華天獸族,對三十三天造成恐怖的殺戮!

        有了將臣、東離赤凰、沈言,還有十八層地獄中封印著的諸多魔族就已經足夠可怕,若是再多一個血祖出來……

        杜少甫有些不敢想象,載道之境的強者,當世能夠將之鎮壓之人,是否還有存留?

        正在杜少甫、小星星、杜小妖、6驚云、6悠芍、龍闕、龍虛一行人都陷入了深思之時,突然,一陣巨大的轟鳴之聲驀地響起!

        “轟隆隆……”

        可怕的震蕩之力席卷而開,彌漫八方!

        只見諸人不遠處的葬空山中,突然沖出一片血色的光輝,撕天裂地,殺破蒼穹,令得天宇之上出現一道恐怖的黑洞,呈現混沌狀態!

        有大道本源之力在浩蕩,潰壓九天十地,幾乎是要讓杜少甫等人全部匐倒在地!

        “唳……”

        緊接著,一道禽鳴之音穿神鑿魂,攜帶著無孔不入的威壓,差點震散杜少甫、杜小妖和小星星的元神!

        若非是6驚云等人及時出手,施展手段護住三人,杜少甫覺得自己的神魂真的是要被撕裂開來,被那恐怖的威壓碾成齏粉!

        “嗡……”

        就在這禽鳴出現之后,葬空山里再次迸出一片五彩霞光,瞬間將那可怕的血色光輝擊潰,使其消彌于無形。

        半晌過后,一切才漸漸平靜下去,恢復了正常的狀態。

        “那是……”

        當6驚云撤去防護之后,杜少甫、小星星、杜小妖全都是身軀猛地一晃,差點栽倒。

        他們心底抑制不住地惶然,剛剛出現的那股力量的威壓實在是太強大了,縱然是在面對乾虛靖華天的幾位獸族坐忘強者時,也沒有讓三人生出那般無力之感!

        杜少甫不得不感到驚慌莫名,剛剛真的有種險死環生之感!

        “那是血祖的力量,他在開始掙脫封印了!”

        6驚云臉龐凝重,沉聲說道。

        作為頂尖的坐忘強者,他能夠感知到更多的事情。

        在他的窺探這下,葬空山中的元鳳封印已經淡薄到了極點,而下方被鎮壓著的一頭血色兇物,正在努力想要翻過身來!

        “能不能再把他鎮壓下去,若是任由血祖逃出,將會后患無窮!”

        杜少甫全力運轉了一陣體內的玄氣之后,方才使紊亂的氣機重新平復下來。

        他目視著6驚云、6悠芍、6盈、龍闕、龍虛等十三人,詢問他們是否可以出手,將血祖繼續鎮壓一段時間,以免其出世!

        “以我們的實力,想要鎮壓血祖是不可能的事情!”

        6驚云還沒有說話,龍闕就是出聲了,但聽他道:“那是載道之境,擁有自己的道!而我們所掌握的大道本源之力,都是來自于三十三天,根本難奈其何!除了是與之同等境界之人出手,才有希望!”

        他亦為血祖的實力感到驚慌不定,只不過血祖乃是天地初開時就誕生出的存在,他們因為修為限制,完全不能將其壓制住!

        而這,也讓杜少甫徹底死心了!

        看來,只有師兄6少游那樣的人物至此,才能夠將血祖繼續鎮壓下去!

        “放心吧,血祖雖然想要脫困,但他在遠古一戰之中也必然是身受重創,再加上封印多年,此時的實力早已不復以往!即便是其逃脫出來,也需要很長時間去恢復!”

        這時,6驚云再次開口說道:“父親對此早已有了預料,知道這一切將會生!不過他也說了,三十三天內的諸事,他不會輕易插手,一切自然展就好!這所有的事情,總會有了結的那一天!”

        6驚云這樣一說,杜少甫才切切實實地舒出了一口氣。

        師兄對于魔族相關之事有過相應的安排,盡管杜少甫不知道具體細節,但卻了解他的目的是想要徹底解決魔祖!

        所以說,這血祖脫困理應是在他掌控之下。

        可以想象,就算是血祖再次出現,也必然會去到乾虛靖華天或者其他地方,進行療傷,以期早日恢復到巔峰實力。

        他若欲要繼續禍亂三十三天,還得經過不短時間的恢復!


  http://www.lvfte.tw/book/2/2020169.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lvfte.tw 感情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ganqing5.com
100元南京麻将 游戏美人捕鱼 微博微信怎么赚钱 虎牙刺激战场主播名单 开心农场单机版下载 重庆时时彩5码个位技巧 黑红梅方单机版 赌三公赢钱有什么规律 手机牛牛赌钱游戏 乐翻二人麻将安卓 捕鱼世界手机安卓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