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元南京麻将|好运南京麻将20元群
感情文學網 > 武神天下 > VIP卷:嶄露崢嶸_第三百四十五章:今非昔比

VIP卷:嶄露崢嶸_第三百四十五章:今非昔比


        第三百四十五章:今非昔比。   .

        那黑衫青年,杜少甫自然是認識的,正是那有過數次交集的黑煞門少門主薛云明。

        而隨即在薛云明的身后,杜少甫的目光隨即微沉落在了一個身著素袍的六旬老者身上。

        這老者身子落地,有些像是僵硬的雕塑,臉龐透著一種赤色,太陽穴上有著青筋脹得像豆角一樣粗,周身氣息令得空間頗為凝固,一股頗為熾熱的氣息自體內蔓延開去。

        “還真是冤家路窄啊。”

        杜少甫的目光望著那素袍六旬老者,一股殺意從雙瞳深處蔓延。

        這老者杜少甫也自然不會忘記,當初黑暗森林內,差點死在此人的手中,要不是因為藥王的突然出現,自己的下場可想而知。

        在薛云明和素衣老者的身后,還有者一個大漢和兩個老者。

        這三人杜少甫也見過,正是當初在牧家商行內跟隨在薛云明身后的人,也都是武侯境初登層次的修為。

        五人而來,除了薛云明之外,剩下的四個都是武侯境,那素衣六旬老者還是武侯境玄妙層次。

        這一股五人的實力,可以說是極為不弱的了。

        隨著這五人落地,四股武侯境氣息也盡數鎖定在了杜少甫的身上。

        氣息封鎖,將杜少甫周身空間也幾欲凝固。

        只是此時,就連絕世兇兵之魂的氣息杜少甫也感受過了,這數股武侯境氣息,對于杜少甫來說,自然是算不得什么了。

        “是黑煞門的少門主薛云明還有二長老,好像是來者不善啊。”此刻間的華繁空卻是面色驚變不少。

        薛云明的目光從華繁空,夜飄凌兩人的身上抹過之后,最后緊緊的冷笑望著杜少甫,眼中目光森然,極為陰厲的冷笑道:“小子,新帳舊賬,今天該一起付出代價了,交出寶物,算我仁慈,留你全尸,怎么樣?”

        “薛少門主,你們之間是不是有什么誤會啊?”

        華繁空臉龐上擠出笑容上前對著薛云明說道,盡管薛云明的實力可是還不是武侯境,但身為黑煞門少門主,有著一個武王境的強者爹,有著黑暗森林內,自然是華繁空也不敢得罪的。

        見到薛云明和杜少甫似乎是一見面就劍拔弩張,華繁空知道天武學院雖然強,但這是黑暗森林內,黑煞門才最恐怖,何況現在黑煞門的掌門,那武王境的薛天仇,可就是在這附近的。

        所以,此時華繁空湊上老臉上前賠笑,也是多為杜少甫考慮。

        “華繁空,你和天武學院攪合在一塊了么,你什么東西,此事輪不到你插手,否則,我滅了你魁煞幫!”

        薛云明淡漠的瞥了華繁空一眼,卻是完全沒有將華繁空放在眼中,直接呵斥,目光依然是冷冷的注視著杜少甫。

        華繁空聞言,頓時面色難堪,堂堂一個武侯境被脈靈境如此呵斥,心中怒氣可想而知。

        但此時華繁空卻是也無從發作,別說是面對整個黑煞門,就算是眼前的這黑煞門幾個人,他也無法抗衡。

        “華掌門,你說的對,我是和薛少門主有點誤會。”

        就在華繁空面色難堪的時候,杜少甫臉龐上的冷笑卻變成了微笑,拍了拍華繁空的肩膀,然后跨步上前,目光望著薛云明,道:“我有眼不識泰山,不知道閣下竟是黑煞門少門主,以前多有得罪,還請少門主見諒,玄靈通天藤在此,先交還給少門主,上次那寶物,到時候一定也交還給少門主。”

        話音落下,杜少甫從懷中掏出了一個乾坤袋,一臉微笑的朝著薛云明走去。

        見到杜少甫突然間的變化,黑煞門數人頓時面色變化不少,薛云明也目露疑惑之色。

        “云明小心。”

        那六旬模樣的素袍老者雙瞳抹過警惕,氣息緊緊的鎖定杜少甫,怕是一旦杜少甫有任何氣息波動,就會立刻毫不客氣的出手。

        薛云明目視杜少甫,臉龐微微抽動,心中暗道,身邊四個武侯境強者,還懼怕那小子一個人不成,怕是這小子知道自己的身份,此時又見到四個武侯境強者在,也是被真的震懾住了。

        “哼!”

        喉嚨內微微沉哼一聲,薛云明直視杜少甫,桀驁道:“站住,把乾坤袋拋過來就好,若是真老老實實交出寶物,本少門主一定留你全尸,說不定只廢你修為,留你一條賤命也未嘗不可。”

        杜少甫聞言,不言不語,目帶微笑,亦是將手中乾坤袋直接拋向了薛云明而去。

        薛云明接過乾坤袋,眼中最后一絲的疑惑消淡,看樣子那小子是真的怕了,想要求饒,就連周圍那四個武侯境面色也是放松了一絲警惕。

        “算你識相。”

        薛云明接過乾坤袋,微微抬頭目光對杜少甫泛著冷笑,然后就欲要打開嘗試能不能夠打開乾坤袋,想要檢查乾坤袋是否真有著玄靈通天藤。

        “我來幫你打開吧,否則你是打不開這乾坤袋的。”

        驀地,就在此時,杜少甫的聲音卻是突然出現在了薛云明的耳邊,而其身影,也是不知何時已經是詭異無比的出現在了薛云明的身前,微微探手,卻是快若閃電,頓時抓向了薛云明握著乾坤袋的手掌而去。

        這一切速度太快,快的匪夷所思,就連那武侯境恩恩素袍老者都沒有太來得及發現。

        “云明小心!”

        “少門主小心,那小子有詐!”

        剎那間,數道聲音頓時倉惶喊出,四道身影幾欲是同時直撲向了杜少甫而去。

        “小子,你滾開!”

        而薛云明也是大喝一聲,震驚杜少甫出現在他身前的同時,也面色驚變,倉惶至極的急速暴退。

        “嗤!”

        但一切都已經來不及了,杜少甫探手以薛云明根本無法暴退避開的速度,直接扣押在了薛云明握著乾坤袋的手掌手腕上,雙瞳之內,淡金色精芒閃爍,凌厲凜然,寒意斗射,一股淡金色玄氣頓時蔓延而出。

        “咔擦!”

        骨頭斷裂的聲音驟然傳出,薛云明的一只手臂,直接被杜少甫拉著手腕生生拽斷。

        “啊……”

        凄慘的哀嚎聲傳出,薛云明嘴中伴隨著鮮血噴薄,劇痛的面色猙獰,斷臂出鮮血狂噴而出。

        “嗤啦啦!”

        四個武侯境直撲杜少甫,當身影撲到薛云明身邊的時候,杜少甫身影早已經留下了一道殘影消失不見。

        “給了你,是你拿不住的,可不能夠怪我。”

        杜少甫身影停留在不遠處,從薛云明的斷臂掌心內拿出了乾坤袋,不以為然的收進了懷中。

        “砰!”

        目光淡漠的望著正慘叫哀嚎的薛云明,杜少甫嘴角微微勾起一道凜冽弧度,揮手一振,淡金色金芒涌出,頓時將薛云明的斷臂直接震碎成了血霧,就算是想要再重新接駁都無力回天了。

        “快殺了他,你們給我殺了那雜碎,殺了他!”

        薛云明慘叫咆哮,神色怨毒,目光殺意滔天。

        “小雜碎,當初有人救你,現在可沒人救你了,老夫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六旬素袍老者暴怒的聲音張嘴而出,自己的眼皮子底細,少門主被人卸下了一條膀子,這簡直是在打他的老臉。

        “轟!”

        六旬素衣長袍老者武侯境玄妙層次的氣息爆發而出,符文閃爍,直接橫空出現在了杜少甫的身前,目光寒意斗射,熾熱氣息氣息波動,猶如風暴席卷,一道爪印老鷹捉小雞般扣向了杜少甫肩頭。

        “咻!”

        恐怖爪印幾欲要扭曲空間,這六旬老者身上的那一股無形中的恐怖氣息,同時間也早已經凝固空間,直接潰壓杜少甫,讓得周圍空間蕩漾不休,大片碎石激射長空。

        “嗤!”

        短短瞬間,如此恐怖的爪印,徑直落在了杜少甫的肩頭,恐怖熾熱氣息爆發。

        但隨即,這落在杜少甫肩頭的恐怖掌印,卻是無法再寸進半分,不知為何,那六旬素袍老者的面色也驟然驚變。

        “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武侯境玄妙而已,我早已經不是當初,死去吧!”

        杜少甫出手,揮手而動,猶若一道金色色閃電,又像是一片茫茫金光耀日般爆發,霸道凌厲的氣息猶若火山噴發而出,伴隨著殺氣滔天席卷,震動長空!

        “轟!”

        低沉悶響,響徹如悶雷,杜少甫的一拳,直接落在了六旬素袍老者的小腹之上。

        這電光火石間,六旬素袍老者雙瞳之內,有著恐懼震駭之色蔓延,靈魂深處攀爬出心悸。

        “砰砰砰!”

        六旬素袍老者的身軀,自體內神闕開始直接炸開,而后身軀盡數化作了血霧。

        一個武侯境玄妙層次的強者,整個黑暗森林內也是聲名在外的人物,眨眼間,被杜少甫一拳轟碎成了血霧。

        “呼呼……”

        這突然之間的變化,讓得黑煞門剩下的三個武侯境初登層次的修為者目光呆滯,渾身顫劇。

        慘叫哀嚎的薛云明,此時那劇痛猙獰扭曲的臉龐,也為之凝固,駭然爬上雙目。

        “今天就再次收點利息吧!”

        杜少甫身影動了,腳掌玄氣涌動,身影飄忽若神,鬼魅難測,氣勢又如若絕世兇獸,碾壓一切,速度快如閃電,迅猛無匹。

        “嗤!”

        杜少甫出現在了那一個黑煞門武侯境初登層次的老者身前,一拳轟出,拳頭包裹金色符箓秘紋,那黑煞門老者目光大駭,倉惶凝聚出一拳對撞。

        “嘭!”

        悶響傳出,雙拳對撞,那黑煞門的武侯境初登層次修為老者,從拳頭開始,血肉骨頭都盡數崩碎。

        “噗嗤!”

        后者嘴中鮮血頓時伴隨著破碎的內臟吐出,一拳之下,被杜少甫直接震碎了五臟六腑,而后身軀橫飛開去,猶如斷線風箏般狠狠的震飛到了遠處,再也爬不起來了。

        “都去死吧!”

        杜少甫身影在那震飛的老者身軀還沒有落地的同時,便是已經出現在了剩下的一個武侯境初登修為大漢和武侯境初登老者兩人中間。

        根本無視那兩個武侯境初登層次修為者,杜少甫雙手探出,如蒼鷹撲食,金光爆發,猶如大鵬震動雙翅,霸道意志潰壓空間,讓得那兩個武侯境初登修為者靈魂悸動,渾身顫劇。

        杜少甫雙手各自落在那兩個武侯境初登層次修為者的肩頭,捏碎兩人此時那顯得可伶的防御,振臂大開大合,提起兩人身軀,最后重重的撞擊在了一起。

        “砰砰!”

        悶響炸開,那兩個武侯境初登層次的強者,此時卻是在杜少甫手中顯得是那么的無力,兩人身軀猶如兩塊石板直接迎面對撞,鮮血噴薄,渾身骨頭咔擦不斷的斷裂成了齏粉,生機消散,最后軟綿綿的被杜少甫隨手扔在了地上。

        三個武侯境初登層次的修為者,不到兩個喘息的時間,就被杜少甫強勢鎮殺,摧枯拉朽,猶如無物,不可匹敵。

        「前幾天小禹有幾章章節不夠三千字的,昨天后面一個大章節,加上這一個大章節,小禹先補上。

        另外,小禹明天回程,后天禮拜三就會安排一次大爆發,也求兄弟們鮮花多多支持。」


  http://www.lvfte.tw/book/2/2906.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lvfte.tw 感情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ganqing5.com
100元南京麻将 金拉霸老虎机 微信福彩快三赚钱群是怎么回事 限红是什么意思 卖淘宝采集软赚钱吗 重庆时时彩稳赢的方法 百家补第三张牌规则 捕鱼大师从哪里可以下载 捕鱼大师安卓官网下载119 美式橄榄球视频直播 网上玩龙虎怎么看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