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元南京麻将|好运南京麻将20元群
感情文學網 > 無限求生 > 第81章 內鬼!

第81章 內鬼!

“……綜合上面所有的情報所述,我懷疑桑尼這次去污水處理廠,就是為了踩點,以便跟蟻人進行交易!”

        史密斯一臉嚴肅的說道:“因此,我建議,以我們舊金山警局一一半以上的精銳精力為基礎,再請中情局的各位領導做配合,迅速在污水處理廠外設置埋伏!這樣,一旦桑尼和蟻人交易,我們就可以抓他個正著了!”

        你能抓住蟻人?

        凌翊心里嗤然一笑。

        你就是拿抓蝴蝶的抓不住蟻人和黃蜂女的。

        超級英雄要是真那么好抓的話,要神盾局還有毛用?

        當然,凌翊并沒有說出來。

        倒不是顧及舊金山總局的顏面,而是他始終覺得,這個史密斯怪怪的。

        你說這史密斯沒能力吧?他卻用了不到十年的時間,快升級到四級探員了,比兢兢業業的吳孟達要牛多了。

        但你要說史密斯有能力吧?這么大的情報漏洞,他竟然視而不見!

        桑尼是黑市老大啊!

        哪家的黑市老大親自去踩點啊?

        那得多搓逼啊!

        再說了,別人不知道,凌翊和大神小隊的人都清楚的很,桑尼跟二代黃蜂女霍普的交易是在桑尼自己的酒店里!

        這個情報幽靈女艾娃也是知道的!

        正是因為艾娃的突然出現,才打亂了霍普的計劃,而當斯科特穿上二代蟻人服去幫忙的時候,就中了艾娃的調虎離山計,結果被搶走了整個縮小成行李箱大小的量子實驗室。

        所以,這次交易的地點很簡單,就是在桑尼自己的酒店里。

        桑尼自己的酒店,對于桑尼來說,就是最安全的地方,那座五星級的酒店,擁有最完善的安保措施,而桑尼本人的身邊,也有數十名高大威武的保鏢。

        一旦交易出現問題,保鏢就可以迅速解決,或者掩護桑尼離開。

        而桑尼跟蟻人交易的真實目的,也不是為了把量子穩定器賣給蟻人他們,而是要以十億美金的價格,購買整個量子實驗室以及全套的量子隧道技術!

        這才是他真正在意,并且必須親自出現的目的所在!

        而污水處理廠?

        不過是一個障眼法而已。

        凌翊覺得,史密斯干了這么多年警探,不應該不知道這種障眼法,而史密斯如此積極的想要組織高層大案會,其真實目的很可能不是抓住桑尼,而是幫助桑尼把警探的注意力都轉移走。

        這么說來……史密斯是桑尼安插在舊金山警局的內鬼?

        我靠……這不是《蟻人2》的劇情!這特么是《無間道》的劇情!

        凌翊頓時感覺有些好笑。

        仔細想象,這還真有可能是真的。

        史密斯就是最近這十年內加入警局的,而桑尼也就是這十年內才做大的,史密斯辦了好幾個大案,可對付的都是桑尼的競爭對手。

        可以說,是史密斯一手扶著桑尼做大做強的。

        說這兩個人沒有py交易,那是不可能的。

        凌翊在桑尼身邊埋伏了張北辰和孫悟空,而桑尼在舊金山總局安插了一個史密斯當內鬼!

        這也難怪,史密斯能升的這么快了。

        而現在,桑尼需要談一筆十億美元的大買賣,他自然是需要史密斯這個內鬼來配合的,所以史密斯就非常“積極”的策動“桑尼大案”,并借此引開警方的注意力。

        這還真是很狡猾啊。

        難怪在原本的劇情中,桑尼跟蟻人他們交易的時候,并沒有警方出現呢,原來都是被內鬼給引開了視線。

        想明白了這一點,凌翊也就徹底看穿了史密斯。

        不過,凌翊并不打算把史密斯是內鬼的事情公布出來。

        因為,他沒有證據。

        在舊金山總局里,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直接說對方是內鬼,這是非常不合適的。

        而即便是凌翊有證據,凌翊也不會說。

        因為一旦拔除了史密斯這個內鬼,那么桑尼必然就會有所警覺!

        這樣一來,桑尼一定會改變交易計劃,甚至有可以轉到境外去。

        雖然凌翊并不擔心找不到桑尼,但這樣一來,必然是要節外生枝的。

        后面還有很多大事要做,因此在對付桑尼這個點上,自然是越簡單越好。

        凌翊凝視了史密斯一會兒,淡笑著說道:“史密斯探員的計劃真的是太棒了。”

        史密斯心里松了一口氣,暗暗得意道:哼,中情局的五級探員,也不過如此嘛!

        凌翊繼續說道:“這樣吧,這個案子是你們舊金山總局的,我們中情局搶你們的功勞,著實是不應該的,所以我們也不摻合了,就由你們去污水處理廠圍捕蟻人和桑尼吧。”

        禿頭局長連說道:“這怎么行!如果不是凌翊長官你提供情報,我們都不知道桑尼究竟是要跟誰交易呢!這功勞,至少是要一人一半的!”

        “對對!”

        “局長說的對!”

        “功勞至少是一人一半!”

        其他警探也都紛紛附和道。

        其實,如果按照正常辦案流程,這種涉及到超凡因素的案件,別說一人一半功勞了,就算是不給舊金山總局一點功勞,他們也是毫無脾氣的。

        更何況,現在八字還沒有一撇呢!

        凌翊淡淡的笑道:“本來吧,如果你們沒有要抓桑尼的事情,這功勞的確是可以一人一半的,但是,既然你們早就準備抓桑尼了,那也就省得我們麻煩了。好,事情就這么定了,你們該怎么行動就怎么行動吧,不用管我們——達叔,你跟我走。”

        “是,長官。”吳孟達連忙站起身來,亦步亦趨的跟上了凌翊。

        看著凌翊等人離開,整個會議室里的警探們,頓時長出了一口氣。

        “史密斯探員,還是你厲害啊!”

        “是啊史密斯,多虧了你,才把屬于咱們的功勞全搶過來了哈哈!”

        “哼,中情局五級探員很吊嗎?還不是敗在了我們史密斯探員的手上?”

        其他高層警探紛紛恭維道。

        史密斯也有些飄飄然了,不過,他仍然沒忘記客套:“這都是各位領導的功勞,我也只是據理力爭而已。”

        禿頭局長站起身來,親昵的拍了拍史密斯的肩膀,“很好,史密斯,等這次的案子完了,我就給你晉升四級探員!并且,我還會把整個重案組都交給你!”

        重案組的組長,那可是通向副局長局長的必經之路啊!

        史密斯立刻后腳跟一磕,昂首挺胸的回答道:“絕不辜負局長的信任!”

        其實……他心里清楚的很,他這次是絕對不可能抓住桑尼的,但是沒關系,桑尼已經答應他了,等這件事完結之后,一定會給他大大的甜頭,并且扶持他在五年之內,坐上局長的寶座的。

        五年……彈指一揮間!

        ……

        跟著凌翊等人走出高層會議室,吳孟達滿臉的失落。

        倒不是對凌翊等人失望,而是對自己終究是沒有辦法留在桑尼的案子里而感到失落。

        “怎么?想留下?”凌翊悠閑的問道。

        吳孟達苦笑道:“就算我想留下,史密斯也未必能容我啊。”

        凌翊笑著說道:“還行,你還是挺聰明的。”

        “其實,按理說吧,你是蟻人的監管者,而這個案子涉及到蟻人,而且你又是總局的探員,你留下來也無可厚非,就算史密斯針對你,也頂多譏諷你一下,你還是可以跟他們一起去污水處理廠的。”

        吳孟達一聽,心弦一動。

        凌翊笑道:“怎么樣?要不要回去,現在回去的話,還來得及。”

        吳孟達咬了咬牙,“不,凌翊長官,我不想像一個乞討者一樣回去,他們從來都沒有看得起我,從來都沒有看得起我這個華人探員!就算我回去,這天大的功勞也跟我沒有關系!他們還是會想盡辦法把我排擠走的!與其那樣,我還不如落得個清凈,也能有起碼的自尊!”

        凌翊笑道:“嗯,說的好。走吧,去你辦公室坐坐。”

        “是!”

        吳孟達引著凌翊等人來到自己的辦公室。

        作為在總局工作了十年的三級探員,他還是有自己辦公室的,只不過他的辦公室很小,只能放下一張小電腦桌,以及三把椅子而已,辦公室里站上四個人,都會覺得很擁擠。

        而人家史密斯的辦公室就不一樣的,裝潢氣派不說,空間也大,十幾個人一起進去,都是有地方坐的。

        吳孟達紅著臉說道:“凌翊長官,諸位長官,真不好意思,我辦公室太小了,要不……我們暫時去史密斯的辦公室吧?”

        凌翊擺了擺手,“不用,就在這就行,紫瀾你留下,其他人都自由活動吧。”

        “是!”

        顧昱等人當即散開,各自去找地方休息聊天去了。

        吳孟達十分不好意思的把凌翊和紫瀾請了進來,一邊請凌翊和紫瀾就坐,一邊臨時性的收拾了一下亂糟糟的桌子。

        “兩位長官,喝茶還是咖啡?”吳孟達局促不安的問道。

        凌翊笑道:“什么都不喝,你別忙活了。”

        謝天謝地!

        吳孟達心里暗暗的慶幸。

        不管是喝茶還是喝咖啡,他辦公室里都是沒有的,想喝的話,只能去別人的辦公室里借。

        這倒不是他多摳或者是多窮,只是他的辦公室門可羅雀,很少有客人登門的。

        而他自己也只是喝公共飲水機的純凈水。

        要是買茶喝咖啡放在辦公室的話,很可能會過期浪費掉。

        好在凌翊和紫瀾什么都不喝,要不然的話,這次可真有的他忙了。

        落座之后,凌翊開門見山的說道:“史密斯是內鬼。”

        “哈?”吳孟達的屁股還沒挨到椅子上,一聽凌翊這話,差點沒直接坐到地板上。

        “抱歉凌翊長官,我剛才沒聽清楚。”

        “史密斯是內鬼。”凌翊波瀾不驚的說道:“內鬼你懂吧?就是黑·幫安插在你們總局里的壞人,專門負責在行動之前為黑·幫通風報信的。”

        “這……”吳孟達滿臉震驚。

        他當然知道“內鬼”是什么意思,但史密斯……唔!這家伙升遷的速度的確很快,再聯想一下他辦的大案要案,完全是幫桑尼清除黑·幫對手啊!

        吳孟達也算是警探里的老江湖了,凌翊一點他就通透了!

        “可是……證據呢?”吳孟達問道。

        作為警探,最重要的就是證據,沒有辦法,法制社會就是唯證據論,沒有證據,一切都是零。

        凌翊淡笑著說道:“沒有證據。”

        吳孟達心里咯噔一沉,“長官,沒有證據的話,這話可不能亂說啊。唔,我明白了,長官是想讓我去找史密斯和桑尼之間的證據對吧?如果史密斯和桑尼有關聯的話,那么這次的污水廠行動,必然就不可能成功!”

        凌翊笑道:“我辦事從不需要證據,我也不需要你去收集證據,我要你做的事,是更重要的事情。”

        吳孟達驚訝的問道:“更重要?”

        “對。”凌翊笑道:“我一說史密斯是內鬼,你就能想到他跟桑尼有聯系,這說明你還是有腦子的,不過,你的腦子還不夠,你應該想的更深入一些。”

        吳孟達皺緊了眉頭沉吟了一會兒,當即恍然大悟:“史密斯是桑尼的內鬼,而這個污水處理廠的情報又是史密斯提出的,而史密斯怎么可能抓自己的幕后老板呢,所以這一定是調虎離山之計!如果是調虎離山的話,那么桑尼的交易地點,就不是污水處理廠,而是別的地方!”

        凌翊笑著說道:“還行,你總算想明白了。”

        吳孟達激動的全是都在顫抖。

        凌翊長官真是神人啊!

        他給了我這么大的提示,我才能想清楚這樣的布局,而凌翊長官只是聽史密斯講了幾句話,就已經想到了這個布局!

        難怪凌翊長官要把污水處理廠的案子都交給總局呢!

        原來是看穿了桑尼的意圖,不上桑尼和史密斯的當!

        神人!太神了!

        這么年輕就能成為五級探員,這絕對不是靠吹牛和巴結出來的啊。

        一瞬間,吳孟達就感覺自己五體投地,恨不得要拜凌翊為師——當然,他也知道自己沒那個資格。

        吳孟達激動的說道:“凌翊長官,我們現在該怎么做?要不要盯緊蟻人斯科特?”

        更新速度最快趕緊來!..

  http://www.lvfte.tw/book/7868/64633752.html


  天才一秒記住本站地址:www.lvfte.tw 感情文學網手機版閱讀網址:m.ganqing5.com
100元南京麻将 老挝做博彩行业犯法么 盛世pk赛车开结果 下载筒子二八杆 20选5中奖条件 十二选五浙江手机板走势图 11选五走势图河北 老挝最大赌场 北京pk走势图软件下载 六开彩开奖结果公布 吉林快三开奖结果遗漏